·序

面对浩瀚宇宙,我们都渺渺至极,只是些无所傍依的灵魂。我们总是想要寻求更多的光,总是渴望寻觅更爱的人,总是寻找更真的梦,可偏偏死在了途中。

我们试图保持生活的平衡,却实实在在地破坏了命运的天平。任何一方都成了凶手,任何一方也难以逃脱地成了被害者。黑即白,生即死,辩证的思维着我们渺渺的人生。

是对焦成功的那一刻让我们记录了真实,也正是那一刻让我们离真实越来越远。远到山巅苍木的枝头,远到有幸流浪之人的眼角,远到你我相识的遥远……

即使再平凡,也总会有一刻是伟大的,就如被风吹零的花瓣旋向手心,渺渺然的惊喜足以让我们记住生命的美好。

我将讲述的是我28岁那年发生的故事,信不信由你了,我只是已经太老太老,老到再也背负不起曾经了。今天我将一切告于你,愿你与我分担过往,愿你为我保守秘密,直到你也老去。

在梦最远的地方,我们的梦魇开始了……

我将记录下我和他们最惨痛的人生。光像恶兽一样涌进来,最后我看到底片上呈现一只瘦骨嶙峋的秃鹫——太可怜了,可我能拯救什么?它本就杀戮了太多,这是世界给它的唯一的惩罚啊……


评论(1)
© 木里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